新闻资讯

发改委多次约谈!铁矿石的“饥饿游戏”该停了!

    丨    2022.03.23     丨    679

  今年1月底以来,针对铁矿石价格异常波动,国家发展改革委连续多次出台举措,加大市场监管力度,全力保障铁矿石价格平稳运行。当前,铁矿石价格走势如何?怎样进一步做好铁矿石保供稳价工作?

 

  “疯狂的石头”被盯牢

 

  此轮铁矿石调控,可以追溯到去年11月中旬。在金融机构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及地产“保交付”概念的推动下,黑色系在冬季迎来了“淡季不淡”的交投氛围,上游原材料呈现普涨态势。在几个月的时间里,铁矿主力合约涨超60%,炒作之风又起。

春节假期前夕,国家发展改革委官微发布消息称,将采取有力措施加强铁矿石价格调控监管。然而,这个首度发声并未引起市场重视,铁矿石主力合约创下了新高。

 

  29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、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联合约谈有关铁矿石资讯企业,要求提供发布信息的事实来源,要求不得编造发布虚假价格信息,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,不得哄抬价格。同时,明确警告称,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,露头就打,严厉惩处。铁矿石应声下跌5.9%。但在次日,铁矿石又呈现出上行态势,并于当日夜盘刷出每吨849.50元的新高点。

 

  对此,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、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、证监会期货部联合召开会议,号召相关国有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,助力政府保供稳价。市场在探明调控决心后,铁矿石期货盘面呈现持续下调。

 

  217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、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赴青岛开展联合监管调研,全面了解了青岛港铁矿石库存变化,并调取了库存增长较快的企业名录。同时,要求部分铁矿石贸易企业释放过高库存、尽快恢复至合理水平,并提供近期铁矿石库存变化、买进卖出的具体时间、数量和价格等详细情况,配合核查是否存在囤积居奇、哄抬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。

 

  223日,发改委约谈港口,研究提高港口铁矿石周转效率、防范铁矿石囤积居奇的方案。3月以来,铁矿石期货以震荡为主,较最高点已有所回调。职能部门调控取得了阶段性成果。

 

  内外供需博弈加剧

 

  “国家在钢铁限产、加强铁资源供给保障方面的决心和力度空前。”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记者,虽然说供需决定价格方向,但若实际供需没有变化,期现货却涨幅很大,说明需要遏制投机,加大预期管理。

 

  我国加大铁矿石价格调控,是否会反作用于国际市场?专家认为这是肯定的。因为铁矿石掉期和普氏指数的标的就是中国青岛港的铁矿石到岸价。“铁矿石没有国际价格,全球就是用一个价格,普氏指数——中国青岛港62%品位铁矿石的到岸价。欧美日韩只要是进口铁矿石,都是用这个。”一位中钢协人士告诉记者。

 

图片

 

  业内人士呼吁,铁矿石调控要把握住我国是铁矿石最大采购方的地位和优势,规范和引导国内企业合理参与普氏报价,合理开展境外期现交易,积极引导和鼓励企业用国内期货价格来定价,提高监管的覆盖面和精准度。

 

  虽然钢铁产量控制的力度与节奏仍有一定不确定性,但还要考虑下游需求放缓、废钢替代等因素。对此,中金公司大宗商品研究首席分析师郭朝辉认为,今年国内铁水产量下滑仍是大概率事件。在全球范围内来看,预计铁矿石需求可能与去年持平。但在供给侧,主流矿山利润空间可观,供给弹性较低,若产能替换项目顺利推进,发运量将继续增长,预计今年铁矿石供需将更趋宽松,铁矿石价格缺乏大幅回弹的基础。同时,随着废钢供应逐渐宽松,以及再生钢铁原料进口放开,预计废钢消费量将持续提升,对铁矿石形成替代。

 

  建立铁矿石保供体系

 

  2020年,我国铁矿石进口量达11.7亿吨,据估算,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超80%。客观讲,目前国际铁矿石定价机制中,我国定价影响力有待进一步提高。中钢协曾多次表态,铁矿石定价机制不合理,“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,亟须加强铁矿石资源保障、完善铁矿石定价机制”。对此,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、总工程师李新创表示,铁矿石的保供稳价工作需要做好“系统工程”,可以借鉴已有的相关经验。

 

图片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周密

 

  首先,利用“开发进口”模式,以签订长期购买保证协议为基础,通过投资开发海外矿产资源,获得稳定进口资源。投资权益矿有两种形式:一是通过成为资源公司的股东,持有权益;二是针对开发项目与资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,并持有权益。通过直接或间接地参股海外铁矿山开发,实现每年获取的权益矿量最大限度覆盖进口需求。

 

  其次,建立铁矿石储备制度。例如,日本的资源战略储备始于1983年,储备的矿产有石油、煤炭等能源矿产以及铁矿石、镍、钼等金属矿产。日本对铁矿石实施战略储备,主要是政府和民间企业共同承担。一旦市场价格发生较大幅度的动荡,价格上涨过大,政府就会动用储备进行调节。与此同时,日本还制定了一系列和铁矿石战略相关的法律制度,尤其重视海外矿产法律体系的保障。

 

  最后,在海运配套方面,在布局全球铁矿石资源的同时,积极布局铁矿石海运市场。鼓励海运企业通过集约整合寻求规模效益,与金融机构、开采单位共赢发展。通过与钢铁企业签订长期运输合同,一方面保证海运公司稳定收益和规避风险,另一方面保证钢企的运输成本。